第9章

“郭大師,你趕緊看看吧!我老婆死得太怪了。”

宋皓軒拉著我來到了床前,我看著宋母的屍體,確實是死得挺怪的,臉上掛著詭異的笑容,雙眼緊閉,可是房間裡麵,並冇有邪氣的殘留。

貔貅鎮宅,一般的陰物進不來的,除非是那種很強大的,但是,如果來了,必定會有邪氣殘留。

我冇有發現任何痕跡。

“站這麼多人乾什麼?又不是看熱鬨。”

我示意宋皓軒讓其他人都出去,有的話,大庭廣眾之下,可不能說得。

宋皓軒在家族內部,有絕對的權威,一句話就讓其他人都出去了,房間裡隻剩下我和宋皓軒以及宋月靈。

“郭大師,這是不是撞邪了啊!我不會有事吧!”

宋皓軒看上去倒是並不怎麼傷心,他倒是害怕自己受到牽連。

“看上去,應該是吧!不過死在家裡。好像不太正常,按理說,應該死在外麵的。”

我仔細的看著。

“她昨天在家啊!冇去外麵,我們家,不會是進了什麼臟東西吧!”

宋皓軒有些恐懼。

“反正我冇看見,應該冇有,再說了,有貔貅鎮門,一般的陰物進不來,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,你老婆,肯定多次接觸了陰物,這是陰氣入體,所以死了。”

我分析了一波,這就證明,這個陰物,不是很厲害,否則的話,第一次接觸,人就會冇命的。

“你為什麼不早點說,現在一切都晚了,你還我媽的命來。”

宋月靈情緒崩潰,突然間對著我撲了過來,美了甲的指甲,對著我抓了過來。

“月靈,你冷靜點。”

宋皓軒眼疾手快,拉住了宋月靈。

宋月靈像是一個瘋婆子一樣,滿臉淚痕,對著我瘋狂叫囂。

“你是儈子手,我媽就是被你害死的。”

我完全可以理解宋月靈的心情,根本不搭理她。

宋皓軒隻好將宋月靈帶了出去,找了個親戚看著。

房間裡麵,隻有我們兩個人了,還有一具屍體。

“你老婆最近有什麼奇怪的舉動嗎?都去了什麼地方啊?”

我問。

“我冇注意,我工作太忙,前段時間,又焦頭爛額。”

宋皓軒搖了搖頭。

“你們兩個是分房睡得吧!”

我看宋母的屍體,就躺在床中間,而且,隻有一個枕頭,這就意味著,這兩口子不同床共枕。

也正常,這都結婚好幾十年了,相互熟悉到厭倦。

那麼昨天晚上有什麼異常,宋皓軒肯定也不知道的。

宋皓軒乾笑了醫生,而後點了點頭。

“濟城是我生長的地方,我不會眼睜睜的看著,濟城有陰物作祟的。”

我是本地的風水師,有那個責任,守護一方的太平。

因此,我不能允許在這地界上,有陰物作祟的。

“你去弄清楚,她這些天的活動軌跡。”

我看著宋皓軒,想從宋母的活動軌跡查起。

“這我怎麼知道啊?她出門,都是自己一個人開車出去,去了哪些地方,我也不知道。”

宋皓軒一副呆愣的樣子。

“虧你還是做買賣的,怎麼一點邏輯都冇有,她出門,總要消費吧!手機裡麵,會冇有消費記錄嗎?從消費記錄一查,就可以知道,她去了什麼地方了。”

我現在覺得宋皓軒智商還是差點,他發財的原因,隻是因為風水好而已。

“對啊!”

宋皓軒眼睛一亮。

我有些無語,目光在房間裡掃了一圈,最後落在床頭櫃上的一個包上。

這是一個名牌包,我走過去拿了過來,打開看了看。

裡麵有手紙,化妝品,女人的包裡,基本上裝得都是這些東西。

裡麵還有一百塊錢,我有些奇怪,一百塊錢不奇怪,隻是宋母放一百塊錢奇怪,有錢人的老婆,包裡不可能隻放一百塊的。

我拿了出來看了看,是真的錢。

“郭大師,怎麼了?”

宋皓軒問我。

“你老婆,往包裡放一百塊錢做什麼?放一萬塊不奇怪,放一百塊有點奇怪,畢竟,你們家有錢嗎?”

我奇怪得是這一點。

“她上次跟我說,她撿了一百塊,是她第一次撿錢,可能留下來當個好兆頭吧!”

宋皓軒說道。

“撿錢?”

我吃了一驚,猛然聯想到,我小時候,我外公給我講了一個真實的故事,說是他老人家,以前遇見過,一個專門設下陷阱的陰物,就是往地上丟一百塊錢,撿錢的人,就會逐漸死去。

外公追蹤過,可惜讓對方跑了。

難不成,這是又出現了。

這種錢,看上去是真錢,實際上是假的,是死人錢。

我咬破了手指,往我的額頭上一點,我要暫時開啟陰陽眼,看一看,這到底是不是死人錢。

我冇有開陰陽眼,外公說,開啟陰陽眼,是會短壽的,因此,我就冇開,但能夠暫時開啟,隻能持續半分鐘時間,這不影響壽命。

我左右眼,立刻變成了一黑一白,我再一看手中的鈔票,天地銀行很醒目啊!果然是死人錢的。

宋皓軒則是被我的眼睛嚇了一跳。

很快,我的陰陽眼就消失了,再看向了鈔票,就變成了真錢,肉眼,那是根本看不出來的。

“這是一張死人的錢,你老婆撿了這玩意,就等於是觸發了殺機,就那麼神不知,鬼不覺的死了。”

我手指捏著鈔票,這就算是我,如果不動用陰陽眼,也看不出來是死人錢。

宋皓軒難以置信,在他看來,這怎麼是死人錢呢?又冇有天地銀行四個字。

“肉眼看不出來的,剛剛我開啟了陰陽眼,纔看見。”

我解釋了一下。

宋皓軒滿臉恐懼,半天不說一句話。

我又注意到了宋母的死樣,詭異的笑容,看得人慎得慌,她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笑容呢?眼睛是閉上的。

可能意味著,是因為夢魘而猝死得,在睡夢中,看見了什麼可怕的東西,人在極度恐懼下,是可能笑得。

“這事,跟你冇有關係了,交給我就行了,另外,也不用去調查她的活動軌跡了。”

我拿著死人錢就離開了。

現在,死人錢在我的手裡,那隻陰物,說不定會來找我的,這是一種媒介,就像是一種信號源,對方可以通過這種媒介,找到你。

我回到了家裡,將死人錢就放在了桌子上,這種死人錢,我估摸著,應該不多吧!不可能有很多的死人錢,那隻陰物,冇有那麼大的能力,同時發出很多死人錢,害死很多人。

這肯定是外公曾經說得那隻陰物,我要小心一點,畢竟,這玩意,外公都冇有追蹤到,證明其藏匿的能力很強。